在线投稿|RSS订阅|TAG标签|
最新传奇私服网站,中变传奇网通,超变传奇刚开一秒,今日新开传奇
热搜词:
传奇sf网站85后黑客团队亿元敛财记:专门攻击网游私服
更新时间:2017-10-19 22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阅读次数:

而他们敛财的方式竟简单得出奇。

“私服经营者本身就做贼心虚,”国内著名知识产权律师斯伟江解释称,从事私服经营是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,兼有非法经营的特点,一般涉案金额在3万元以上都够得上刑法规定的入罪标准。由于私服游戏的暴利性,私服经营者很容易就能达到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标准,应当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。他们本身干的就是违法犯罪的行为,自身的权益受到侵害时,当然不敢维权,斯伟江说,“哪有毒贩敢报警说自己的毒品被抢了的?”

“我和这两个机房的主管谈判,给他们钱,叫他们把我指定的服务器的网线拔掉。”蔡文供述称,每拔一根网线付给对方100元,后来“业务量”膨胀,就采取包月的形式,一个月付给对方20万元。

蔡文将租用来的服务器全部通过一个黑客软件进行后台总控制,每次进攻时,蔡文就联系邵哲宇,将需要攻击的网站IP地址发给他。“每次攻击时,先控制一台服务器进攻目标网站,再根据被攻击网站的抵御情况来决定是否增加攻击服务器的数量。”蔡文供述,将攻击服务器的数量逐渐增加,即可致目标网站“卡死”。

百万勾结托管商

私服是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,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,本质上属于网络盗版。

网友玩家刘威(化名)认为,私服在很大程度上满足游戏运营商不能满足的需求,比如在官服玩花了几百元才冲到个初级阶段,可是在私服可能一上线就是高级玩家了。另一方面,私服和单纯的盗版不同,它给玩家带来的价值,并非只是单纯的消费成本的降低,而是真正帮助玩家享受玩游戏的乐趣。所以,尽管私服质量明显不能和官方服务器相比,但是私服还是受到玩家的欢迎。

蔡文供述,遇到不服从收编的发布站,他便安排手下发动进攻,使其网络无法访问,继而使站长妥协。

时年24岁的蔡文和胡小伟颇具反侦查头脑,他们从不在网站上留下电话和办公地点。小组也建立了严密的内部规则,成员与下级代理的业务联系只能通过代理服务器登录QQ进行,不许对外公布联系方式。

为规范网游市场,文化部于2010年出台《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》。易观国际网游市场分析师孙梦子观察称,自从《办法》实施后,私服类侵权现象有所收敛,但仍占据大量市场份额。“太多了,怎么查?”孙梦子说,对于网友公司来说,清理私服的成本非常大,还不如将这部分钱投入产品研发更易获得效益。

私服经营者陈浩(化名)告诉《证券市场周刊》记者,在私服游戏行业,过硬的技术和流畅的流量是支撑私服营运的关键,私服发布站如果遭遇断网,半小时便可能损失百万的游戏流量,游戏迷和广告授权商则会另投别处。

而取款的地点则散布在全国各地,“我们每天的入账金额很大,固定一个地方取款容易被公安盯上。”蔡文说,为此他专门给杨俊和傅家凯配了一部车子,以便装载钞票。

有业内人士以某款网络游戏为例算了一笔账:一台服务器可以支持1.2万名玩家同时在线,一般就可以注册4-5万名玩家,如果每个玩家的包月费是20元的话,一台私服一个月就可以净收近100万元。如果再多架几个私服,或者多做几款游戏的私服,轻轻松松一年就可挣到上千万元。暴利诱惑之下,私服如同病菌般疯长。

黑客敛财有术

据易观国际(微博)的网游市场调查报告称,2012年,中国网游市场规模将达557亿元。该机构分析师玉轶透露,2011年,私服分割掉正版游戏市场七分之一的份额。

据“数据中国”总经理高云伍介绍,这些服务器可产生6G的流量,当它们同时访问一个网站时,被访问的网站会卡死“掉线”,“蔡文租用的服务器数量,高峰期时超过200台。”高云伍说。

私服生意一本万利

江苏省律师石广认为,从事私服经营是件“一本万利”的事情,而私服广告代理更是“旱涝保收”。自2010年7月公安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以来,石广共代理了十余起“私服”类案件,涉案总金额近亿元。

“1月15日,已经开过一次庭了,现在还在等待第二次开庭。” 重庆欣力律师事务所伍继军律师目前代理一桩网游私服案,一帮“85后”的年轻人组建一个外号“骑士攻击小组”的黑客团伙,在10个月内通过攻击私服服务器,拿下广告代理权的方式获利1亿元。

2009年中旬至2010年5月的十个月时间里,“骑士攻击小组”将整个私服市场的广告代理搅得血雨腥风,私服界都相信其有超强的攻击能力。而出人意料的是,这19名“骑士”竟是一群文化程度普遍只有初高中学历的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。

蔡文将原因归结于广告数量太少以及利润太低。“要增加广告数量,必须设法拿到私服广告发布站的广告代理权,并压低经营权收购价格。”他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公安部电令重庆收网

蔡文急于打开局面,为迅速积累江湖名声。他借当时一个很火的私服“骑士”,对外攻击时,他便自称是“新骑士”,一段时间过后,业内都以为他们攻击能力很强。

而伍继军律师则认为,该案中有多名团伙曾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通缉犯,但分别交了1000万元的保证金后便“相安无事”,这才使得蔡文“黑”吃“黑”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“公安机关失职,”伍继军说。

易观国际分析师玉轶告诉记者,去年中国的网游私服市场规模估计在50亿元人民币(约合7.76亿美元)左右,约是当年正版网游市场七分之一的规模。“私服圈内有一条明规则,惹谁都不要去惹黑客,就算被黑客敲诈勒索了,也只能咬咬牙作罢。私服本就是一条黑色产业,经营者利益受侵害时只能选择沉默。”玉轶说。

蔡文江湖“一哥”的地位日益巩固时,也进了警方的视线。

本刊记者获得的一份易观国际的市场报告显示,2012年中国网游市场规模将达557亿元,该机构一名分析师称,私服的市场规模约占七分之一。

私服“黑”吃“黑”

孙梦子的说法得到石广的呼应,“私服游戏的参与者和运营者在网上都是用的假名,无法和现实中的人物对应。其次,是管辖权异议。盗版网络游戏的私服一般不在经营者所在地,有的甚至租赁国外的服务器,支付平台也都是外地的。同时,办案机关的调查取证困难,很多案件查处的犯罪数额,只是当事人盈利数额的冰山一角。”

此外,重庆警方还查获该团伙的两处房产:一处是位于渝北区回兴镇的别墅,套内面积507平米,2009年11月购买成交价为540万元;另一处位于渝北区某商住楼盘的一层写字楼,占地面积约为1300平方米,2009年的购买成交价为1590万元。

杨俊和傅家凯把钱取出来后,将现金交给许炜,许炜再把钱存入银行,继而转到胡小伟提供的最终收款卡。

高云伍证实,在2009年一年的时间里,因为协助蔡文封IP拔网线,共获利900万元。而蔡文也自称给了“群英网络”100多万元。

高云伍曾拒绝充当蔡文的“打手”,高云伍供述称,“每次都只是断网几分钟,时间不会太长,不会损失客户。”但这几分钟,对于被断网的发布站则是致命性打击。

据业内人士透露,私服的利润非常高,但自我防护能力较弱,易受同行攻击。因此需要将服务器托管到抗攻击能力较强的机房里。而内地目前仅“数据中国”和“群英网络”等少数机房具备这种能力。

三个月后,他在专门做服务器托管业务的“数据中国”机房租用了五六十台服务器,用流量攻击的方式进攻不愿意为自己提供广告代理权的发布站。

2007年3月,一名高中毕业两年后一直处于失业状态的“85后”小伙子从私服行业发现商机。他叫蔡文,时年22岁,对计算机知识一知半解,做不了私服内容,便想到做私服广告代理。

蔡文继而取得“haosf”、“zhaosf”、“xp13”、“wg999”、“30000k”、“SF123”等13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的广告代理权,并取得总代理资格。这一资格意味着发布站所发布的广告,只能由他一人提供。而其下游还有二级、三级代理,成金字塔结构。仅一年半后的2008年年底,蔡文便从中获利1000万元。此时,蔡文也因涉嫌非法经营罪,被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网上通缉。

专案组民警对蔡文违法所得进行清缴时发现,光涉案豪车就有7台,总价约600万元,除了两部奥迪轿车,还有尼桑天籁轿车、保时捷卡宴越野车、玛莎拉蒂、宾利、宝马轿车各一台。

2009年初,蔡文逃到重庆准备东山再起。他找到了出生于1985年的合作伙伴胡小伟,重庆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。有着过硬的计算机知识和技能,被称为“天才玩家”和“超级黑客”。

【《证券市场周刊》实习记者 戴小河】/文

据记者调查,私服经营者的运作模式一般分三步走:第一步,建站。私服经营者将正版的网游源代码文件做简单修改,变成自己的网游,然后注册个域名,租几个服务器,私服就架设好了;第二步,找个支付平台合作。私服玩家通过此支付平台购买游戏币玩游戏,支付平台收取约定的提成后将款项转给私服经营者;第三步,宣传,私服的盈利主要取决于玩家的数量,因此,为了吸引玩家,一般私服经营者会寻找私服广告发布站做广告,以提高点击率。

85后逃犯千万身价

胡小伟购买了大批量的银行卡,每十天更新一批。银行卡又细分为收款卡和取款卡。下级代理将广告费打入收款卡之后,胡小伟安排姚建把收款卡里的钱转到取款卡中,同时将资金数额报给蔡文的专职下属许炜,许炜记账后将资金总额向蔡文汇报。得到蔡文的同意后,许炜即安排另外两位伙计——杨俊和傅家凯负责取款。

石广说,这条利益链中网站的经营者、支付平台经营商、广告代理商、广告发布商、搜索引擎代理商,都属于“一本万利”的生意。

根据“骑士攻击小组”核心成员供述,他们通过攻击私服服务器的方式,迫使私服将大量的广告代理权交给他们,最疯狂的时候甚至联手服务器托管商,直接拔掉私服的网线,迫使私服就范,逐渐形成了“黑吃黑”的利益链。著名私服案代理律师认为,目前司法打击私服仅是私服市场冰山一角。

由此,一道历经11个环节的取款流程才宣告完成。

两人开始合伙在渝经营传奇私服游戏广告业务,先后开设了包括在内的4家传奇私服广告发布站,并陆续招揽了许炜、杨俊、姚建、傅家凯在内的多名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人员入伙。

“后台控制的黑客软件是网上下载的,我在百度(微博)输入DDOS攻击器搜索,软件的名字全英文的,我看不懂。”蔡文供述称,“骑士攻击小组”的绝活并不是进行流量攻击,这样的技术活有点“落伍”。

山城上演“骑士”风云

本刊记者掌握的一份公安部电文资料显示,2010年9月6日,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专门就“骑士攻击小组”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案电令重庆网监大队,并将其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。同年12月,以蔡文为首、除胡伟以外的绝大部分犯罪嫌疑人,均被重庆网警捉拿归案。

“发布站的站长们不会想到,我直接让人到他们服务器机房里将网线拔掉。”蔡文的供述显示,他一度为自己的“高招”洋洋得意。

他拉来同乡邵哲宇,两人的共同理想是赚钱。在家里的清水房,蔡文迈开了他“进军”网游江湖的第一步。一个月后,蔡文发现,即便代理一条广告有2块钱利润,但他还是亏本了。

一帮85后的年轻人,组建黑客团队,专门攻击网游私服,10个月获利上亿元。公安部电令重庆公安收网,年轻的富翁们迅速落网。司法查处的亿元私服案仅为地下黑市的冰山一角。

“我赚的钱和胡小伟五五开,”蔡文供述称,他给许炜每月5万元的高薪,对负责到全国各地取款的杨俊和傅家凯每月给一两万的工资,其他成员的工资均在5000元以上。

采取超常规的“攻击”方式,“骑士攻击小组”在半年的时间里就垄断了他们想拿到的发布站的代理权。

重庆市渝北区检察院起诉书显示,“骑士攻击小组”涉嫌非法经营数额达4900万元,将于近期在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再次开庭审理。

“私服游戏的经营,收益不亚于贩卖毒品。”石广说,私服游戏的经营,不受地域限制。即使深处偏远的小山坳,只要有网络信号,你就可以通过虚拟的网络空间24小时地向全球的私服玩家出售自己的产品。

“发布站每天能发布1000条广告,我们收入七八万元。”蔡文说。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标签:
阅读本文的网友还阅读过下面的文章>>>
Copyright © 2017-2018 www.tokonov.com. 最新传奇私服网站 版权所有